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~风之大陆~

坑,洞,窝,棚~自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~普通废材~普通伪宅~普通劳工~

梦见  

2008-03-09 21:06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战的欧洲战场那般,断壁残垣。灰尘中夹杂着退不去的硝烟和尸臭。陌生的世界。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站在这样的走廊。沿路走去,发现这似乎是个战争受害者的民间收容所。地面上没有不沾血迹的落脚处。房间几乎都没有门,或者已经破损,伤者断肢少器官的极多,无法对我的经过做出更多的反应,那样子就如同在等死。没有卫生条件,又缺少药品,在这里伤口感染是十之八九。

忽然注意到有间木门尚存的房间,推门而进,发现这似乎是症疗室,外墙有一个占据了1/2墙面的大窟窿,可以直接看到外面,桌子上堆放着手术用具和一些药品,很乱。正在这时,走廊传来脚步声,本能的躲到门后,因为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藏。混乱的世态总是让人类的一切兽行恶迹暴露无遗,残忍到让弱小者不想生存。脚步推门进来,有两个女声,似乎没有发现我。但门却很不争气回关过去。想伸手拉回,却发现拉手早就残破无迹。用食指扣住没有锁的锁位圆孔,却似乎被发现了。她们的其中一个向门走过来,用力一拉,双方都吓了一大跳。她在倒退一步后抓起桌上的手术刀直扑过来,重重的把我撞倒在地,顺势想割断我的颈动脉。凹凸不平的地面让我后脑和背脊的撞击显得更加疼痛甚至晕眩。好在这一刹那,另外一个开口叫停了她就要落下手术刀。

原来她们和另外一人一起经营这个收容所。或许说叫“经营”并不合适…我正想走到那半墙大的窟窿处看看外面的情况,却被她们一把拉到隐蔽处,说:不想活了吗,或者你想变成那副模样?!顺着手指的方向,房间的另一头,是一具残缺不全的身体,尚能分辨是个人是因为她的嘴巴还没被纱布彻底遮盖。只有挂着点滴的输液管说明她还活着。我惊恐的看着,但仍然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战争和混乱的秩序会让人丧心病狂。看来是真的。

原来弱者的存在是这么的恐惧,恐惧得让我一度想结束自己在那个世界的时间进程,消失。因为我没有还击之力,没有武器,没有强健的体魄,没有利益共同体的同伴,没有可以避难的地点,没有能够求助的任何东西。

这幢楼,就像是猎物聚集的最后牢笼。残暴的猎手遍布在这以外的任何地方,并且随时都有可能到来。

“如果让他们知道这里有新鲜的‘血液’,你会只想在被抓到前就自杀的!笨蛋!”

我知道她们所说的“血液”就是我,是身体四肢器官都还健全的我。

如何抵抗?

如何抵挡?

如何逃亡?

如何生存?

如何自杀?

没有时间给你考虑,坦克的声音被风带进房间。匕首,竹枪,长刀。我来不及犹豫的选择了最后一个。用力的握,仿佛想让刀柄和手连成一体。无力的抵抗,就在越来越近的风声中战瑟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在远处就已经响起了交火声。我看到的敌人是军国主义的R国禽兽,却不知道和他们交火的是哪方。但却只有一个念头:要结束战争。结束它,结束它、结束它!结束这场恶梦!!为此,我竟然一反常态的打算只凭冷兵器就去实施暗杀。这愚蠢的举动让我怀疑我还是不是自己,但怀疑的同时脚却已经步向了火力交锋最激烈的地段。

我匍匐在碎石满部的墙脚,认定自己会死在乱飞的子弹下。但是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死了更好,可以不再恐惧和痛苦。但是子弹却没有眷顾我,这原因也包括我的身体仍然会本能的进行躲避举动。越来越不了解自己。

终于看到目标。其实我并不确认那就是我要杀的敌军首领,但我骗自己那就是。起身,拔刀,前冲……

我感觉自己被血溅到满脸,甚至看不清楚前面,却不知道自己是否仍然活着,或者有没有完成行动……唯一只祈祷:不要被活捉。

好在,我还是醒了~虽然是不用晨练的早上,(因为同学北京出差去了- -~没有同伴...)但,还是分不清楚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